朱灏翔最近正深陷科创之苦,虽然专业课程也学过许多,但直到自己动手设计一个实物,他才真正体会到这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。